您的位置: 公文大全 > 角落里的那個人作文

福建36选7第18003:角落里的那個人作文

第1篇:作文:我與角落里的她

福建36选7直播开奖 www.gqoac.com

光陰荏苒,歲月如梭,偶爾一個人在房間里,十六年的瑣碎記憶如零星般拼湊成一整塊耀眼的星空在我眼前。

一切都很模糊,唯獨那個躲在角落里的她并沒有因時光的流逝而被打上陰影,反而越發清晰。

角落里的她,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。

“名字只是一個人在人間的一個代號一個稱呼罷了?!蔽一辜塹盟嫡饣笆鋇謀砬?,嘴巴輕抿著,額前的劉海亂亂的,迫不及待地想要遮住她的眼睛。

我也記不清與她是第幾次見面,亦或是初次見面她恰好生了一副令人倍感親切的面龐,我見到她便覺得如沐春風。

那是一個雨后的午后,剛經歷過雨的洗禮的城市特別涼爽舒適,只是馬路上那討嫌的雨水,時不時便會調皮的爬上你的褲腳,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角落里的她,即使那時的她有點狼狽,即使當時我們兩人之間的空氣略顯尷尬。

“冷嗎?”我走向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的她,她全身上下沒一處干的地方,薄薄的T恤因被雨淋濕的緣故緊貼著她的身體,我隱約能夠看到她瘦弱單薄的身板。

她沒回答我的問題,只是她抬頭時,那張臉足以讓我震撼,若不是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睛我甚至不敢相信她僅比我小一歲的事實。

她的長相很平凡,或許扔進人堆里都找不出來,但她給我的第一感覺除了心疼還是心疼。

那天午后,她抬起頭,眼睛露著兇光,臉部不知為何被劃傷了兩道長長的痕跡,兇殘而又令人心疼。

我記不清跟她具體說了些什么,反正最后她是乖乖的跟著我回了家。

爸媽因我帶了陌生人回家而稍微有點不爽,她也有點不適應,我先讓她洗了個澡,拿了我的衣服給她穿上。

洗完澡,我親自幫她吹頭發,她的發質很柔軟,我的手指在她發絲中穿梭著,異常舒服。

后來的她,并沒有與我在發生太多的交集,我以為我快淡忘的時候,她又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冷不丁地給我來了重重的一擊。

晚上十點的時候,她梨花帶雨般又出現在我眼前,那雙眼睛因哭過顯得更加熠熠生輝,直擊人心窩。

“救……救……”她說完,便癱倒在了地上。

我頓時慌了手腳,手忙腳亂的將她扶回房間,端來熱水為她擦拭著臉上,手上的污點,一條條觸目驚心的疤痕在我的視線里張牙舞爪,我不知道她為何撐了這么久。

那天晚上的月亮似乎格外的亮,一直亮在我心里。

第二天早上,我醒來時,她早已不見了人影,任何痕跡都沒有留下,我甚至都懷疑昨晚的一切都只是夢,可是后來媽媽的一聲尖叫與扇我的耳光聲狠狠地將我拽回現實。

“說!我的戒指跟兩千現金去哪了?”媽劈頭蓋臉又是一掌,我一愣一愣的。

還能說什么呢。

媽媽在我身上的施暴,我竟然絲毫沒覺得疼。

心更疼??!

被欺騙的心,被不信任的心,忽然間支離破碎。

是過了多久呢,一個叫涼七的女生寫信給我,附帶的還有媽媽的戒指與兩千塊錢。

我笑了。

我就知道,她是好女孩。光陰荏苒,歲月如梭,偶爾一個人在房間里,十六年的瑣碎記憶如零星般拼湊成一整塊耀眼的星空在我眼前。

一切都很模糊,唯獨那個躲在角落里的她并沒有因時光的流逝而被打上陰影,反而越發清晰。

角落里的她,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。

“名字只是一個人在人間的一個代號一個稱呼罷了?!蔽一辜塹盟嫡饣笆鋇謀砬?,嘴巴輕抿著,額前的劉海亂亂的,迫不及待地想要遮住她的眼睛。

我也記不清與她是第幾次見面,亦或是初次見面她恰好生了一副令人倍感親切的面龐,我見到她便覺得如沐春風。

那是一個雨后的午后,剛經歷過雨的洗禮的城市特別涼爽舒適,只是馬路上那討嫌的雨水,時不時便會調皮的爬上你的褲腳,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角落里的她,即使那時的她有點狼狽,即使當時我們兩人之間的空氣略顯尷尬。

“冷嗎?”我走向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的她,她全身上下沒一處干的地方,薄薄的T恤因被雨淋濕的緣故緊貼著她的身體,我隱約能夠看到她瘦弱單薄的身板。

她沒回答我的問題,只是她抬頭時,那張臉足以讓我震撼,若不是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睛我甚至不敢相信她僅比我小一歲的事實。

她的長相很平凡,或許扔進人堆里都找不出來,但她給我的第一感覺除了心疼還是心疼。

那天午后,她抬起頭,眼睛露著兇光,臉部不知為何被劃傷了兩道長長的痕跡,兇殘而又令人心疼。

我記不清跟她具體說了些什么,反正最后她是乖乖的跟著我回了家。

爸媽因我帶了陌生人回家而稍微有點不爽,她也有點不適應,我先讓她洗了個澡,拿了我的衣服給她穿上。

洗完澡,我親自幫她吹頭發,她的發質很柔軟,我的手指在她發絲中穿梭著,異常舒服。

后來的她,并沒有與我在發生太多的交集,我以為我快淡忘的時候,她又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冷不丁地給我來了重重的一擊。

晚上十點的時候,她梨花帶雨般又出現在我眼前,那雙眼睛因哭過顯得更加熠熠生輝,直擊人心窩。

“救……救……”她說完,便癱倒在了地上。

我頓時慌了手腳,手忙腳亂的將她扶回房間,端來熱水為她擦拭著臉上,手上的污點,一條條觸目驚心的疤痕在我的視線里張牙舞爪,我不知道她為何撐了這么久。

那天晚上的月亮似乎格外的亮,一直亮在我心里。

第二天早上,我醒來時,她早已不見了人影,任何痕跡都沒有留下,我甚至都懷疑昨晚的一切都只是夢,可是后來媽媽的一聲尖叫與扇我的耳光聲狠狠地將我拽回現實。

“說!我的戒指跟兩千現金去哪了?”媽劈頭蓋臉又是一掌,我一愣一愣的。

還能說什么呢。

媽媽在我身上的施暴,我竟然絲毫沒覺得疼。

心更疼??!

被欺騙的心,被不信任的心,忽然間支離破碎。

是過了多久呢,一個叫涼七的女生寫信給我,附帶的還有媽媽的戒指與兩千塊錢。

我笑了。

我就知道,她是好女孩。

第2篇:[優秀作文]住在角落里的人

小雨淅淅瀝瀝地下在清明,泥濘的地上升起一抹水煙,縈繞,縈繞……

他是我們院里的“乞丐”:一件破舊的軍大衣罩在身上,褲子磨得發亮,臟得也說不清是什么顏色。他面色微黃,眼角有深深的皺紋,下巴上有點泛白的胡子――至少,從我認識他開始,他就是這個樣子――但他從不要錢,就像一個寄宿者一樣,在這待了很多年。偶爾,聽到熟悉他的人說,他是得過小兒麻痹癥,才會走路一腳深一腳淺,不過,他不嚇小孩。

小的時候,我經常在院子里瘋跑,跑著跑著,就路過了他的角落。他會很開心地掙扎著站起來,對我傻笑。我也總是很畏懼地看著他,在他那可以說是單純得像完全不經世事一樣的目光下迅速逃開。

有一天,我們一群小孩正在玩,跑著跑著,一個小孩摔倒在離他不太遠的地方。他居然非常吃力地從花壇邊上站起來,一瘸一拐地奔向那摔倒的孩子。我們當時都被嚇住了。那個小孩本來忍著沒有哭,但看到他走來時哇的一聲哭了。小孩的媽媽迅速地搶在他的前面把孩子扶了起來。他很尷尬地問道:“摔疼了嗎?摔……哪了?”孩子媽媽趕忙抱著孩子走開了,并沒有回答他。他于是喃喃地說:“一定……摔疼了!”他緊張地盯著那孩子,不放心似的又坐回了花壇邊上。熟悉他的大人們都替他向孩子媽媽說,他是好心,并沒有想嚇孩子,孩子媽媽只是微點一下頭,還是很不高興地瞥了他一眼。

慢慢地我長大了,在陪家人去買菜的途中還是會遇到他,他走得更吃力了。一次,我看到他正努力地站起來,緊張地向一個方向望去――兩位中年婦女正在忘我地邊走邊談,而她們身后正有一輛車快速地從另一條路開過來。他喊道:“車……有車,后面……”他雖吐字不清楚,卻也驚動了那兩個婦女,她們雖然快速離開了車道,但也只是看了他一眼,繞著他走遠了。他看著她們走在人行道上,似乎松了一口氣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一屁股坐在花壇的邊上,又發著呆樣,像是想著別的事情,好像嘴里還嘟囔著“小心”什么的……

慢慢地我不再怕他了。上初中后,我很少在外面玩了,見到他的次數也就很少了,可他每次都會傻傻地向我打招呼:“買菜去呀?”“放學啦?”……

有時候他也會主動提出問題與別人聊,可是當有人應了他,他卻思路完全不在這了,那人便撇撇嘴走開了,他就又若無其事地想著自己的事情。

漸漸地,我有點同情他了。有時他主動與我交談,我也會回答他。一個冬天又一個冬天,我總想著,他也許是沒有棉衣的,他應該是會很冷的,我總想送他一件棉衣,可是,我卻總是“記不起”。

又一個春天,我路過他的角落,驀然發現競無一物,也許,他走了罷。后來我問母親,卻得到他病逝的消息。我一下子怔在了原地。

再路過那個角落,我再也看不到他像孩子一樣單純的目光,再也聽不見他與熟人打招呼的聲音,再也不會為別人對他的不解而不平了。他去了,就再也不會回來了……沉重的遺憾壓抑著我,我想或許我送了他棉衣,他就不會這樣了。但他去了,終究還是去了。

回想起這個人,我甚至不知道他姓什么,叫什么,只知道他像一只小小的螢火蟲,為別人照亮,即使那只是一小朵光亮,但他卻一直努力地做著,做著,不理睬別人的不解,不圖回報。他雖然身有殘疾,但他有一顆善良的心。在另一個世界,他生活得一定比在這個世界好,會有更多的人理解他,會有更多的人關心他,會有更多的人珍惜他……

“又是清明雨上,折菊放在角落旁,把我最好的祝愿輕輕唱?!陛尤?,縈繞那抹水煙,泥濘的地上,小雨淅瀝地下在清明……

第3篇:[優秀作文]角落里的人生

我曾經非常排斥角落的位置,上課、開會,很多人都不愿坐在前面或正中,我卻總是安坐其中,生怕自己被人遺忘,成為可有可無的角色。我極力向人生的中心地帶靠攏,我向往萬眾矚目的舞臺,總覺得那種光鮮和榮耀才意味著成功。

是的,那時我還年輕。

在學習上我一直是佼佼者,是老師的寵兒,是同學們仰望的學霸,這讓我感受到被重視的愉悅,仿佛自己是一株開在舞臺中央的花,所有人都不能忽略我的美麗綻放。

工作以后,我不甘心平庸,努力讓自己脫穎而出。職場競爭激烈,稍不留神,就可能被擠到邊緣地帶。處在角落里的邊緣人是多么尷尬啊,升職加薪從來不會被別人記起,老板也不會對他們多看一眼,卑微得就像在角落縫隙中滋生出來的野草,平淡而多余—他們活得太黯淡了。我不甘心充當這樣的角色,于是沒日沒夜地拼命工作,在人事紛爭中殺出血路,漸漸從角落里走到中心位置。這個過程,是一個人的奮斗史,充滿了血淚?;蛐?,這就是年輕時應該有的姿態。

可是,繁華總會落幕。中年以后,我慢慢不再在乎是不是身處角落里了,有時甚至覺得身處角落,反而更有安全感,心里更踏實,我漸漸抵達了一種叫做“不惑”的狀態和心境。我終于明白,這個世界上,所有的位置都是角落。你站在一個舞臺的中央,可相對于更大的舞臺來說,這個位置依然是角落;你登上了高山之巔,可相對于廣闊的天地來說,再高的山峰都是角落;你橫渡了滄海,可相對于世上所有的江河湖海來說,再浩瀚的海洋也不過是角落。每個人都是滄海一粟,微不足道。我們每個人都在角落里,像小草一樣卑微,像螞蟻一樣忙碌。角落沒有窮盡,為什么要讓生命陷入無止境的追逐中?

說到底,我從前努力擺脫角落地帶,還是因為內心深處對名與利有深深的渴望,總希望受到關注,得到肯定,同時收獲各種利益??晌沂棧竦?,不過是一顆殫精竭慮的心以及對生活中的美好與情感錯過的遺憾。反倒是一直安于角落的朋友,生活的充實與幸福感比我還強。如今,我漸漸習慣了角落里的安穩人生,從容,不爭,人在角落里,是一種享受。

仔細想想,角落的位置真不錯!我去餐廳的時候,喜歡選一個小角落,然后默默地靜觀生活百態,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感受別人的憂歡,總覺得自己像冷靜的智者一樣,多了一份淡然和感悟。我坐車的時候,選一個角落的位置,看著來來去去的旅人,很安心。我去書店的時候,選一個角落的位置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忘了日月晨昏。角落里,因為被人遺忘,所以完全是屬于自己的空間,你可以天馬行空地遐想,也可以安安靜靜發呆。

角落人生,正是這種狀態。當你從爭名奪利的喧囂舞臺中退出來,退到角落里,你會發現,所有的紛爭都與你無關,你的心變得恬淡,像個世外高人,花開花謝,人去人來,一切都可以看輕看淡。你在角落里,看花看水看世界,一切繁華都不過是風景。

每個人走到最后都可能只剩下角落人生,那么,得失隨緣,寵辱不驚,內心寧靜,讓歲月安然吧!

第4篇:角落里的人

角落里的人

他們總說這里有人,我跑過來很多次,而且每次都相當仔細地察看,但都毫無所獲。這里確確實實沒有人,只有許多雜沓的腳印布滿灰塵,淺淺一窩,或則年深日久,惟拂去塵埃,才能瞥清痕跡。

我的涉足將我的腳印帶臨這里,使這個狹長地帶有了新鮮的氣息,新的腳印在舊的腳印上面再次詮釋著生命的變遷與思維的更迭。

一切,都在蒼老。

我攥緊一側的闌干,看著闌干頂頭的幡子,風化了的布條點點碎裂,褪了色的字跡殘缺不全。曾經記載的,后來記載的,全都不見蹤影,你不在,我也消逝,茫茫紅塵大地,其上的蕓蕓眾生在兩心相約的咫尺天涯里陶然耗盡最后的幽思。記憶里的亭臺在角落里發霉,遺留滿目班駁的創痍與傷痕。沒人記得,只我在記。

我再次跑過來,這里沒有人,這里只有我。

坐看窗外的風景,大雨過后的寧靜,天空中厚厚的云層依然陰霾,裹挾著熱烈的雨水,時刻準備再次一瀉而盡。矯健的雄鷹從角落里竄出,銳叫著翔入九宵,振動豐腴的臂膀,仿佛剎那就可以將蒼空擊破。出巢的燕子在電線桿上舒展肢體,將城市的空白填補,形成萬千個形似的結點,儼然一張巨幅大網,將人類封鎖在魔方一般的城市。近處的華廈發出耀眼的白光,完全將陰暗拒之門外,可以看見人與人之間的互動,他們在工作,他們在生活,在生與死之間自行其是。

生存,便是生死之間的人的一次卑微。

如果再去看角落,角落里依舊沒人,但角落的上空卻蒸騰出氤氳的水氣,飄渺之中,杳然飛散,儼然有一股炊煙從角落里升起,令人可以聯想到此中人的形跡。

我快速的穿上鞋跑了出去,跑到剛才水氣蒸騰的地方,那是印象中的地方,我借著印象的軌跡,迷失在那座幽深的樹林里。無端地踐踏滿地枯黃的碎葉,再也不見往時的生機,再也不見那裊裊的水氣,再也不見幻覺中的影象。我長時間站在那里一動不動,只仰望頭頂灰色的天空。當過分迷離的曾經漸次厚重,在我的頭腦里,能夠產生越來越強烈的對于現實的感知,頭頂交錯的枝丫可以在一瞬間密集,于是天空不見,光明不見,在黑暗之中全部與黑暗融合一處。

在噩夢中突然醒來,你有沒有試過從床上站起來,誰也不驚動,從窗戶跳到院子,對著樹梢的貓頭鷹吹口哨。那會是一個滿月的夜晚,人間萬物竟自享受無邊的光華,四野的生靈緘默其口,就連那貓頭鷹也麻木地看著我一動不動,絕死一般。我費力地攀上樹枝,搖晃著樹干,用盡全力,試圖讓它恢復生氣,振翅高飛。但是它始終無動于衷,無論我怎樣奮力地觸動它,它始終如一地蹲守在樹梢上,單只眼睛中發出淡綠的微光,將我的徒勞化作烏有。

我突然記起來什么事情,我坐在樹枝上,雙腿垂下來,開始用心的思索,思索些什么呢?

那是多大的一場洪水里!席卷天地,一瀉千里,在茫茫一片之中,你所能看到的只有水以及水中倒映出來的陰霾的天空。我在此樹的樹冠看彼處的樹冠逐漸被蔓延上來的洪水吞沒,繼而洪水濡濕了我的衫衣,及到我的脖頸。我攥緊手中的純色玻璃球,發出我從未有過的驚恐的呼喊。

總是會有某一個瞬間鉆入腦海,因為曾經矢心銘記,以此慰藉,便可不負終生。

多少年以前,那個個子高高的女孩將那顆純色玻璃球放入我的掌心,她居高臨下,面對著卑抑的我,揮舞著修長而白皙的手臂,指點江山般輕觸我的鼻尖。我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了她的體溫,猶如新生兒在母親的乳香里面汲取營養,只由那一刻開始,令我以后許多年都不曾感到同樣的溫暖。

她說,拿著它去玩,和那些孩子們一起。

她說,那棵樹上掛著一只風箏,你幫姐姐去摘下來,這個玻璃球給你。

貓頭鷹始終紋絲未動,像一只斷線的風箏掛在樹梢。我如舊努力的搖動樹枝,試圖使它跌落,然而始終也未能如愿。如此下去,我想我將累死在這里。如果那只是一具死尸,在遙遠的時代就凍死在那里,湮沒在歲月的風塵里耗盡精元。一個干枯的骨架,借著黑夜的陰暗面紗,在無恥地欺騙著我,我儼然看見貓頭鷹的頭頂探出猙獰的觸角,正趁我的疏忽在我的胸前割裂傷口。我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,我依然樂此不疲地搖晃著樹枝,我依然盼望著貓頭鷹的偶然墜落。

角落里沒有人,角落里鬼鬼祟祟地鉆出一只老鼠,老鼠長途跋涉小跑一路到了院子,貓頭鷹驟然如一道閃電般斜剌里竄出,叼起老鼠,奔朗月展翅而去。

我的面前的那棵樹滿樹空空,再無別物。它飛走了,再也不見。我依然搖晃著樹枝,越發用力。

早在許久以前,我就知道那院子里有兩棵樹,我在此樹,它在彼樹。我爬錯了樹,所以無論我怎樣努力,都不能將它取下來。我想要彌補,一陣風吹過,那被剪成貓頭鷹一樣的風箏便一去無蹤。

我被人群簇擁著,他們圍繞著我所在的這棵樹的周圍,滿目驚異地看著我,有的人還探出神圣的食指沖著我的臉不斷地比劃,仿佛要在其上勾出一道傷口才肯罷休。他們以此為樂,好象可以獲得巨大的滿足。先時只有小聲的議論,衣服的摩擦,伴著晨起知了的鳴叫涌入我的腦海,后來,議論聲越來越大。我透過他們森白的牙齒,血紅的舌頭,看到他們麻木的心靈以及骯臟的思想,邪惡的細菌正噬咬著他們的顱腔,將這一群人變作走肉行尸,他們像死人一樣生活。

我坐在樹上,我睜開了眼睛。

東方的旭日正冉冉升起,以一種舍我其誰的勢頭,昂然向上。我的絳紫色的睡衣瞬間流光溢彩,光芒模糊了我的視線,在我面前構筑一片純色的世界,就像在那顆純色玻璃球里展翅翱翔,陣陣暖風吹來不含一點雜質,可以瞇著雙眼,曉看栽滿芳草的天空。像上帝一樣俯看大地,憐憫一般召喚卑賤的臣民,用手指細數平靜里的平庸,無聊中的無恥。

玻璃球依舊在我的掌心,它沒有被沖走,它是我斬獲的一個宿命,純色世界里蘊涵著不計其數的必然,還有,一個笑容。

笑容有一雙翅膀,它們飛起來,連接在一起,便是西山上的流嵐。

一個人把我從樹上拽下,然后那么多人一擁而上,制止了我的掙扎,接著一個醫生將巨大的針頭刺透我的肌膚,將虛空注入我的體內。我躺在冰涼的地上,耳畔能夠聽到螞蟻爬行的聲音,那聲音原本巨大震耳,轉而又細小如蚊,我的眼前立即被無邊無際的黑暗添瞞,像是經歷了閃光剪輯,我的意識從一個世界轉換到另一個世界。沒有時間來分辨幻覺和真實的特點,當兩種存在相伴一種心情,人總是要接受全新的事物與理念。

她高高的個子在夕陽下拉出長長的影子,我躲在她的影子里對她微笑。

那是西山的一個黃昏,四月的春風吹拂大地,田野的麥子映顯生機,夕陽的余暉光芒殘剩,燒卻天際橘紅的晚霞。埋藏在碧林芳草之間,人的思想包含世界,世界包含人的形體,在包含與被包含之間,時間在空泛中岌岌可危,毫無意義。

那時,我總在沉思。她看到我沉思,便問我,如何去快樂?

我搖了搖頭,對她的問題表示不解。她原本就是遠方城市里的姑娘,她來到這里,只為拋諸某些煩惱,她個子高高,她大我十一歲,而那一年,我九歲。

她牽著我的手,采新出的蘑菇,再也不說話。少頃,我突然抬起手幫她拭去鼻尖的微細汗珠,我說,小玉老師,我可以親你么?

她愣了愣,然后說,噓!角落里有人。

記憶里的流水依舊肆虐,在那個人神共憤的年代里,所有的罪惡亟待上天的譴責。那是一種無形的自然元素,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的結合頃刻成為眼前世界的基本。如果不能去適應,便注定要死亡,我們的身體,以及我們的情感。

總是會在大腦的短暫停頓里,眼前浮現出她純真的笑容,像是經過我費盡心機的取悅,一絲一毫都展露得恰如其分。她那么喜歡笑,把溫暖均衡地奉獻,那些少年男女都曾在童年時光里以那種親和想象傳說里的主角。

有一些事物不想去觸碰,就像角落。當我醒來的時候,我看見屋頂的白灰在外面拖拉機的馬達聲的震撼下簌簌而落,幾處較為平整的地方也被連日來的霏霏細雨的不斷滲透而變得銹黃。四圍墻壁通風效果極好,巨大的裂縫讓我能夠透過其中看到院子里碎了半邊的破碗。地面上到處是潮濕的霉斑,散發著難聞的氣味??拷疤ǖ牡厴弦桓讎刻稍諛搶?,是我昨夜神游時候的杰作。

我看著窗外的角落,思索著她所說的角落。在洪水肆虐以前,她的角落傳奇與她的嘴角如影隨形。

在時間的長久積淀里,厚實記憶的表層,有一些東西在失與得的交錯中律動,它們活躍在思維中心,隨時都以燦爛的姿態在我面前顯露優雅。

我常常要對圍觀我的人說,你們看到角落里的人了么?他們可正在看著我們呢!這是她常說的話,我完整地復述千百遍都不能理解它的涵義,至少在我的生命走到此刻為止,我從沒見過一個人自角落里憑空走出來。他們原本就不存在或者原本就不在那里。

她帶著她的學生去山上開化妝舞會,一群孩子被蒙上雙眼,在叢林里消失,他們四散在各個角落,誰也不說話,依靠意識尋找彼此。她坐在樹樁上,一邊微笑著嚼著樹葉,一邊看著裝扮成各種樣子的人在灌木叢中游走穿梭。直到有人墜下懸崖,她才說,停止,看,他已經找到角落里的人了。

六七八歲的你我攜帶著六七八歲的無知,以懵懂的姿態去追逐幻覺。在不知其涵義的同時,所有人的大腦都被她以一己之力緊緊勒在這一時段。我們的雙眼清晰地看著時間遠遠飄走,天空的茫遠,以及我們的停留。

我愿意看她笑,看她拿著粉筆在黑板上揮灑出干凈的字跡,看她夸張地眨著眼睛恐嚇我說角落里有人。我說,我愛你!那三個字毫無功利,凝聚著我所能提供的全部的真實。她抱緊我的頭陷進她柔軟的胸膛,她說,小點聲,角落里有人。

10

走出院落,步履匆匆,我穿著干凈的衣物去尋找父母,向他們問一個長久困擾我的大問題。我揮舞著手臂,心里不斷地盤算,到底誰是瘋子?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們叫

我瘋子?我努力地尋找,努力地把我所認知的正常表現給那些人看。那些人驚慌失措,表情萬千,掖藏著許多我不知曉的秘密。他們一定知道我爹娘去了哪里,他們從來都不告訴我。

伏在茂密的草叢里,聽蟋蟀摩擦翅膀的聲音,我揪下一根小腿上的汗毛轉手放在背上搔癢,然后一只手撐著地,緩緩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爬去。歸終,半只蟋蟀我都沒有抓到,我根本就找不到他們,如同找不到爹娘一樣。他們去了哪里?在那次洪水之后,他們去了哪里?在那次洪水之后,我為什么變成瘋子。

遠處的高塔在暮色降臨中只剩下一點大概的輪廓,紫紅的燈光若隱若現,是誰的航標?那是一座城市,正在上帝的眷顧中安枕,把動人的笑容長存在嘴角,或則春夢一場,或則徹夜無眠,高樓大廈攜霓虹脂粉,吹奏一曲繁華。那是虛構里的城市,那里是她的家。

她說,她的家門口有兩棵白楊樹,有厚重的鐵門,能夠塵封一切,有許多人在角落里,他們常常捂著耳朵自顧自地大喊大叫,互相追逐,有穿著白大褂的魔鬼,他們常常舉著針頭對她冷酷地微笑,還有許許多多,她家有那么多人,她說,她家還有那么多死人。

如果我可以很認真地去懇求,那么此刻或許我早已經不在這里,在另一個地方,在她的家里開始全心的生活,不用一個人在漏雨的屋子里沉睡,不用再害怕水,不用再去找爸爸媽媽,不用,不用做很多事情。

她回家了,在許多白大褂的攙扶下,在那場洪水之后,她回家了。

白大褂拒絕我同去的要求,白大褂問村長,你們怎么能讓一個精神病當老師?

誰有???誰有??!

11

有一座房子,房前是寬敞的院落,鋪就著沙石,院落的門口是兩棵樹,兩棵白楊樹。那像是她的家,十分像。似乎在經歷了許多咸淡坎坷之后,生命的軌?;艘桓霾徽鄄豢鄣腦踩?,她束身其中,回到基點。我看到那棟房子在西山腳下,在河水旁邊。它搖搖欲墜空剩殘骸,在一場洪水之中毀于一旦。我記得它,包容我全部的回憶,我所想到的許多過去,模糊的印象之中都以這個房子,西山,河水為藍本。那是另外一個世界,作為背景永世不滅,流離的只有人。一些人消失了,就再也沒有重現。

背對著河水,坐在大堤上,我閉上眼睛,依稀看見了那場洪水。它突然而至,沖破堤防,瞬息之間,面前便是一片汪洋。所有人都往西山上跑,她跑慢了,洪水蔓延到她的脖子,她銳叫著呼喊。我無暇嘲笑老師不會游泳,我沖入水中將她抱起,大雨傾盆而下,我挾著她游出很遠漸漸沒了力氣。正在這時,她突然一腳蹬開我,攀上飄過來的紅色澡盆,她回頭看我,她說,謝謝!澡盆越飄越遠,她則再未回頭。

我被洪水沖到一棵樹上,伴著漲水不斷向上攀爬。那時,我還小,只有那么高,我嚇壞了,大聲地哭著,沒有一個人可以聽到,到處都是水,到處都接近著死亡。我僅僅憑最后的信念告訴自己,向上,一直向上。

12

是誰的淚水濡濕了我的眼睛?是誰的純真喪盡天良?是誰的歸去不帶一縷塵埃?是誰的夢想被拋諸天外?是誰的尋找暗示著誰的死亡?是誰的容顏一宵憔悴?是誰的呼喚誕生在誰的夢魘?是誰的憂傷為他人歌唱?

你不曾看到,你也不曾聽到,那來自遙遠角落的空靈吶喊,那采自天籟的一朵琴音。從什么時候開始,世界只剩下你一個人,你再也不能對世事紛繁津津樂道,你再也不能對人間萬象娓娓評說。只有自己,當一世的寂寞換來一世的純真,一世的孤傲導致一世的無謂,那便死去吧!不然怎樣來活?

我攥著玻璃球站在角落里,玻璃球漸漸失去溫度,我的手心漸漸冰冷。我突然發現我所在的是一個角落,我的周圍還存在千千萬萬個角落,我立足于此,很有可能,是兩個,三個甚至幾個角落的疊加。到處都是角落,哪里沒有角落,我們在彼此重疊

的空間里扭曲彼此,仿佛傳說在數次傳誦之后的失去原意,我們漸漸脫離本性,從一個角落里走出來,向另一個角落走進去。

角落里正常的故事,角落里不正常的人。

誰?誰!

第5篇:角落里的那個人

角落里的那個人

夏季的天氣是悶沉的,太陽像個大火爐一樣烤射在大地上,大地還沒吭聲,而人們都開始抱怨了,即使是一出門,不一會兒也就全身大汗淋漓,所以,人們白天很少出門。

晚上,我經常和家人一起出去散步,在道路盡頭的拐角處,有一個角落,但那個角落是很多燈光交匯之地,所以像宮殿一樣明亮,在那個角落里,有一輛三輪車,車上裝滿了西瓜,而車旁則有一個大伯,他頭上戴著草編帽,嘴上叼著煙槍,手里拿著秤砣,坐在椅子上,悠哉悠哉地哼著小曲,一條腿麻利地搭另一條腿上,只見身旁擺著一個木牌,上面寫著:西瓜是自己種的,1.2元1斤。我們順著燈光走過去。

我們走到車前,此刻車旁已經有了很多人,大伯則在眾目睽睽下,切開一個大西瓜,分給了每人一塊,我咬上一口,紅色的汁液伴著果肉滑下嗓子,干渴一下子被緩解了大半,“好甜的瓜,買一個吧”。其中有些人說道,這些人的評論引來了更多的人,在瓜快被搶購一空時,我們也買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瓜。吃過好吃,第二天,我被派出去買瓜,可瓜車周圍有很大的吵鬧聲。

我一到瓜車,就聽見有個年輕人朝著大伯喊:“喂,這就是你賣的瓜嗎?你們這些‘黑心商’,坑人嗎?“我順著那年輕人指的方向看,那袋里裝的瓜好像是昨晚買的,瓜的三分之一有略白的瓜瓤,還有一點變質,看樣子是還沒吃,切開就是這樣子,我仔細看老伯的眼神,看到他眼中堅定而又信心滿滿的樣子。

老伯用一口農村口音回答了那個年輕人:“小伙子,瓜和人一樣,是沒有十全十美的,你不要太著急,我再給你一個,你回家嘗嘗,如果好吃,你再來買哩?!襖喜囊環叭迷誄〉娜碩己芘宸?,一個老農竟有如此大的寬容心,更讓這個年輕人滿臉無光,對剛才的話感到愧疚,我也被老伯的寬容之心深深感動。

又是一次事情,讓我對老伯的印象更加煥然一新,那一次,買瓜是一對母子,那個大約四五歲的小男孩像是被這天氣折磨的,嘴唇干裂,好像一只快要垂危的小山羊,老伯秤著瓜,蒼老的手不發覺抖動了一下,結果斤數上調動了,老伯在裝瓜時總感不對勁,但還是收了錢,不經意間,老伯的手又抖動了一下,這讓老伯恍然大悟,急忙去追趕,他的白發在奔跑中顯露出來,烏黑的臉上顯現出被時光歲侵蝕的斑痕,并有很多像惡魔嘴巴似的皺紋張裂著,他極力奔跑著,終于追上了那母子,在重新秤過后,退還了多收的2元錢,并贏得了那母子的贊揚,目送著她們離去的背影,老伯欣慰在笑了。

最后,我搬了家,幾次路過那里,那老伯已經不在那里了,但我仍然可以清楚地看見地上的幾粒蘊含了寬容和樸素的金色瓜種,他讓我學會了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品質,他——就是角落里的那個人。

第6篇:[優秀作文]角落里的那個他

對于雨露的滋潤,大地總以美麗回報。教室角落里的他,不是父母,卻勝似父母,我們拿什么回報。

在初中的時候總有那樣一個人,他總是在我們的身后,在教室最后的額那個角落里默默付出著。為的只是上課時的一片安靜,求的只是同學們獲得更多的知識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總是充當著監控器的角色。

我們上課了,他總是時不時地抬起頭,掃視著每一個角落,從左邊到右邊,從右邊再到左邊。只有當他看到所有的同學都端正的坐著,認真地聽課,專心做筆記的時候,他才放心的又把頭低下,忙碌著他自己的工作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總是帶著一對順風耳。

從初一開始我們班就是一個巨大的家庭,足足有七十幾號人,每天要批改的作業可謂是堆積如山,但他總能按時批改完。因為那個身影,教室最后的那張桌子也充當著辦公桌的角色。他總是在那里忙著批改作業。只要在上課時任何同學發出噪音,他會立刻把目光集聚,盯向噪音的來源,有時候還會走到同學面前來警告。同學們再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了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總是把“汗水”掩埋。

上課的時候,我也會偶爾不聽話的我偷偷的往那個角落看看,那個身影總是在忙碌著。我總覺得那個身影總是有用不完的精力。但就算是不細心的同學也偶爾會聽到他咳嗽的聲音,畢竟,那個他不是”金剛“,他也會生病,他也會感到勞累,但誰也沒有聽到他的一聲抱怨。

角落里的額那個身影,因為是他——我們最經敬愛的班主任,才會在同學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,才會讓同學們牢記那個身影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不是光芒四射的太陽,卻把僅有的光輝灑向我們;他不是雷鋒,卻為我們默默地做了一大堆;他更不是”永動機’,卻在那個角落堅持了三年。在我們不知道的日子里,不知他還會堅持多久。

那個身影不再只是在那個角落里的,早已住進了我們的心里。

同學們最近發了一條關于他的說說,被轉載了七十多次,無不體現了同學們對他的思戀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將永遠住在我心里。對于雨露的滋潤,大地總以美麗回報。教室角落里的他,不是父母,卻勝似父母,我們拿什么回報。

在初中的時候總有那樣一個人,他總是在我們的身后,在教室最后的額那個角落里默默付出著。為的只是上課時的一片安靜,求的只是同學們獲得更多的知識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總是充當著監控器的角色。

我們上課了,他總是時不時地抬起頭,掃視著每一個角落,從左邊到右邊,從右邊再到左邊。只有當他看到所有的同學都端正的坐著,認真地聽課,專心做筆記的時候,他才放心的又把頭低下,忙碌著他自己的工作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總是帶著一對順風耳。

從初一開始我們班就是一個巨大的家庭,足足有七十幾號人,每天要批改的作業可謂是堆積如山,但他總能按時批改完。因為那個身影,教室最后的那張桌子也充當著辦公桌的角色。他總是在那里忙著批改作業。只要在上課時任何同學發出噪音,他會立刻把目光集聚,盯向噪音的來源,有時候還會走到同學面前來警告。同學們再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了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總是把“汗水”掩埋。

上課的時候,我也會偶爾不聽話的我偷偷的往那個角落看看,那個身影總是在忙碌著。我總覺得那個身影總是有用不完的精力。但就算是不細心的同學也偶爾會聽到他咳嗽的聲音,畢竟,那個他不是”金剛“,他也會生病,他也會感到勞累,但誰也沒有聽到他的一聲抱怨。

角落里的額那個身影,因為是他——我們最經敬愛的班主任,才會在同學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,才會讓同學們牢記那個身影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不是光芒四射的太陽,卻把僅有的光輝灑向我們;他不是雷鋒,卻為我們默默地做了一大堆;他更不是”永動機’,卻在那個角落堅持了三年。在我們不知道的日子里,不知他還會堅持多久。

那個身影不再只是在那個角落里的,早已住進了我們的心里。

同學們最近發了一條關于他的說說,被轉載了七十多次,無不體現了同學們對他的思戀。

角落里的那個他,將永遠住在我心里。

第7篇:作文:角落里的一段對白

《偶然翻開日記,目光瞬間被鎖定

那黑白間,是我這學期第一次月考時為你而寫的一篇文章

你可知,對于你,我有多么的無奈   小 荷 作文網

中考臨近了,真的不希望在未來遇見你用干澀的眼睛看著我,給我一個苦苦的笑

我的心會很痛,但我的眼睛不會有眼淚,也留不下眼淚

或許,多年后你可能不會憶起你有一個叫麗婷的朋友

這是你選擇的路,我唯一能做的

就是祝福你,永遠幸??燉幀?/p>

角落里的一段對白

故事里的人是我,寫故事的人也是我。

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這是一段真實的對白。

———題記

“我看不起你,你真是忒窩囊的!”女孩第一次這樣罵一個人,而這個第一次卻是在他身上先實行的。

“我看不起你、我看不起你、我看不起你!你窩囊、窩囊、窩囊!”女孩一個勁地罵著、重復著。

“你根本就從來沒看得起我過?!蹦瀉⒌廝?。

這一句話像晴天霹靂一樣深深地刺在了女孩的心上,女孩的心理的悲傷染上了雙眸,女孩的眸中流轉著圈圈水波,像石子蕩開的漣漪,女孩努力忍住眼淚的雙眸靜靜地注視著男孩,努力平復著內心的悲傷洶涌,平靜地說:“如果我看不起你,我就不會坐在這里和你談話?!?/p>

他們的沉默,讓短暫的時間好像瞬間被拉得好長好長。

“我對你很失望!”女孩打破了沉默的長跑,而等待她的卻是一段比沉默還更長的長跑。

“如果你對我失望,那我對我自己就是絕望?!蹦瀉⒕簿駁刈⑹幼排?,男孩的眼,那樣的平靜,像沒有一絲風浪的海面。

女孩的腦在過濾了男孩的話的瞬間,頓時變得明朗,眸中的雨天頓時升起了太陽,女孩帶著止不住的喜悅說:“那我對你有希望!”

然而等待她的卻是一場比長跑還更長的、或許永遠夠不到的終點的長跑。

“如果你對我有希望,那我對我自己就更絕望?!蹦瀉⒕簿駁刈⑹幼排?,男孩的眼,那樣平靜,卻洶涌了女孩的海。

“剩下九十多天了,現在不拼何時拼?”女孩皺著眉宇,有些氣呼。

“我的人生已經被他們安排好了?!蹦瀉⑵驕駁廝?,好像在說別人的故事。

“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,你的命運是掌握在你自己手上的?!蹦慊咕簿駁廝底?,靜靜地掩飾著哀傷,靜靜地走開。

女孩靜靜地蹲在大樹下,靜靜地拾著片片紅葉,那紅葉,就像她的心,紅的那么傷。

女孩靜靜地坐在課桌上,靜靜地讓筆和紅葉摩擦,紅葉上的文字,就像她的心,寫滿著期待,又裝滿了無奈。

紅葉、飄落-----

一切都不是退縮的借口,沒有人會放棄你,除非是你自己先放棄了你自己 ,那一切都成為了退縮的借口

不要問為什么沒有人在乎你,因為沒有人想放棄你,是你的放棄讓他們放棄了你

操縱命運與被命運操縱,只在你的選擇

紅葉、雖落,但這是女孩唯一能做的。

后記:

中考過后,你會怎樣?我不知道,也不能想象,朋友唯一能做的----就是靜靜地祝福你,希望你過得好。

第8篇:作文:我不再躲在角落里

對于成功的人,高高的頒獎臺是他們長期用有的地方;而對于失意的人,上帝為了不讓人世間過分的不公,便賜給他們一個個黑暗的角落,讓他們躲在那里暗自哭泣。

當我接收上帝好心賜予的角落時,心理既難過又憤懣,但又無可奈何。唉,時過境遷,風水輪流轉??!

自七年級以來,我都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的學習成績很好,不經意間學習態度怠慢了許多。成績一點點與別人產生差距,我也毫不在意,還總是振振有詞的說道‘‘這只是失誤’’。當八年級第一次質量檢測分數下來后,我傻眼了。我看到我的強科語文與班里最高分差了二十來分……我看到我在七年級創下英語連奪冠被無情的打破……我看到第一名的名字被高高的舉在前十內,而我卻離前十很遠很遠……我默然了。   小 荷 作文網

屋漏又逢連陰雨。正當我為成績問題而煩惱的時候,學校舉行的各類活動迎接而來。征文比賽是讓我最頭痛的,何況我現在還處于?;逼?。各科成績早已‘‘告急’’,我哪還有閑心情管它!于是,我馬馬虎虎的寫完了征文交了上去。

接著還有演講比賽。當A滿懷期待的問我想不想參加比賽時,我只尷尬的一笑,一句‘‘No’’拒絕那次機會??苫嵊澇恫換崾サ?,你失去了,自有別人得到。結果,演講比賽的參賽權落入了B的手中。她每天努力背稿,終于在比賽中取得了三等獎的好成績。當全班同學為之贊嘆時,征文比賽結果也下來了,我班獲獎的又是B!

望著B同學去的成功后的笑容,我的心里只是很失落。但是這也不能怨誰,誰叫我不肯付出的呢?不付出,又何必祈求收獲?

那些日子,我一直處在自責的陰影中。每當下課,我總會躲在自己的座位,發著呆,或學動畫片里的瀟灑哥一樣無聊在桌上花圈??純創巴?,陽光也格外刺眼。

若不是那次偶然翻看了一本書,我想我現在可能還是很自卑、自責。

那本書告訴我‘‘要面對各種事情一笑而過?!圓黃?,做不到?!筆蔽以諦睦鏌丫醪驕芫???山幼趴聰氯?,我卻改變了我的看法。

一笑而過,當你失敗時。塵封昨天的失敗你才能勇敢的創造今天。

一笑而過……

在最后,我很想給它補上一句:

一笑而過,當自己被藏在角落里時。走出黑暗的角落你才有可能找尋到屬于自己的那份陽光。

其實想想,這也沒什么。人生中不順意的是還會有很多,如果每次都把自己藏在角落里,那將會措施多少明媚的陽光啊。所以,我要把‘‘角落’’的地契還給上帝,多以前的事一笑而過,勇敢的在想未來挑戰。

生活如此美好,還躲在角落里的朋友,為何不走出來曬曬太陽?

第9篇:作文:角落里的環保

漂泊在世界的每個角落,不是天涯的游子,而是一片片最微小的垃圾。它們的微不足道,以至于世界的所有人多不會正眼瞧一瞧,更不會去思考。我們說的環保,在哪里?

革命先烈為我們創造的一片天,那是蔚藍的天,今天呢,我們還給子孫的,是比那更"美麗",更"純潔"的煙。古今天下,天涯游子寫下千萬詩篇盛贊我們的祖國,我們的世界,今日,要是各界領導人提倡環保,只會被我們我們忽略成尷尬的情堪。

我愛星空,是星的空,而不是漆黑無比的天。流星,已是不見,劃過的天空,也顯得沒有姿色。北斗星,金牛星,處女星,他們都去了哪里?我真的想知道答案,而答案只是在我們心底,不愿去承認罷了。

皇明太陽能董事長黃明先生,曾說過這樣的話:"我有一個夢想,就是讓天更藍,水更綠……"同夢人,或許我們太過于天真,并沒有看清今日的人情世道,沒有看清整個世界。現代人,或許你們并不知道我們這個夢想的重要,你們只會認為這是小孩子天真的玩笑,可是這是有后果,有結局的。簡單來說,就是世界的滅亡,家庭的毀壞,這個地球的沉淪。并不重要,我們并不需要考慮這些,只是用實際行動去環保,這就已經足夠。

我們可以用生命換取家人的幸福,為什么我們不可以有團結的力量讓世界重歸綠色?取決與我們個人,也取決與我們真正的心。

第10篇:作文:角落里的相冊

角落里的相冊,已經很久沒有人翻過了,拿起它,擦去上面的灰,翻開來。

里面的第一張是我和姥姥的合影,我還很小,幾個月大的樣子,頭發被剃光了,看起來像個小男孩。我坐在沙發上,姥姥也坐在沙發上,我正舉著一個玩具鴨,對著姥姥笑,姥姥也沖著我笑,那笑里充滿了疼愛,那時的姥姥看起來很年輕,看著照片我也笑了。

比起媽媽,我更喜歡和姥姥待在一起,待在姥姥身邊,我從不會受到傷害,在我做錯事的時候,姥姥的話語里從不會有責備。越是害怕我受傷,她的嘮叨也就越多了,以前,姥姥的嘮叨只是聽完就忘了,而現在,卻忘不了,我就會覺得姥姥有些煩了,就是因為這樣厭煩,把我和姥姥之間得關系拉的有些遠了。我已經很久沒有去姥姥家了。

生活中似乎少了些什么,我再次來到姥姥家,和姥姥一起摘菜、做飯,有說有笑,姥姥像我的一個朋友。

雖然,這之間少不了姥姥的嘮叨,我嘗試去理解它,我發現一切都變得很溫暖。

姥姥出去取東西了,我看著桌上的幾個土豆,拿起削皮刀,小心的削起土豆皮來,雖然很小心,但刀尖還是扎到了我的手,我尖叫一聲,姥姥跑來,抓起我的手,輕輕吹著,我看著姥姥,看著姥姥臉上的皺紋,皺紋中流露出一絲絲的和藹。我又想起了那本相冊,又想起了相冊中的那張照片,一股暖流在心中回蕩。

指導老師:王彥德

//www.gqoac.com/gongwen/html/jiaoluolidenage_129485.html 為您分享.
專題范文
娛樂新聞